位置:首页 > 短片散文 >

念念不忘,可有回响

作者: | 发布时间:2019-02-06 23

只是回头多望了你一眼,此生便念念不忘。此有了许多期待,也有了许多徘徊,曾无数次希望下个路口便会相遇,但不知道你又与谁擦肩而过。

我的记性向来不好,常常是一个班的同学也要过大半个学期才能认得全,但是关于她的一切我都牢牢锁在心底,不曾示人也不曾忘记。上大学是我第一次离开家门独远行,从西北到东北,虽然只差了一个字,却相隔了两千多公里,在九月微凉的秋风中我拎了两个箱子踏上了雪国之路。

开学之后迎接我们的便是为期两周的军训,那也是我和她的第一次相遇。我们学校的军训都是以专业为单位,并且有着工科类大学特色的男女比例,我们专业属于信息类所以情况还好,每个班总会有十来朵小花衬在一片绿叶当中。军训的时候经常能够看见一个男教官带着一群胡子拉碴的新成年男人身着崭新的迷彩服,迈着整齐的步伐,喊着响亮的口号,眼里却觑觑地冒着绿光,近似发狂的打量这路过队伍的长发生物,每当艺术院的军训队伍路过的时候,响亮的口号似乎也变了调。我虽然不似他们那般失态却也免不了在这一片绿中寻找不一样的景色,正当我漫不经心地踢着正步的时候,一低头,发现前面竟然有一只红色板鞋在左右摇晃,这便是她第一次映入的眼帘,分成两束长长的头发在略大的军帽下随着步子的左右摇晃而来回摇摆,微笑时的双眸如水般清澈。当时的感觉可以用现在一句很老套的搭讪语总结,我们好像在哪见过。

随后军训的日子里,我也时常在找寻那个踪迹,那双小红鞋,并且也在时时留意这她的消息,最后才知道她原来也是我们系的,但却是隔壁班的。军训很快就结束了,不知是学校刻意为止还是巧合,军训结束正好是国庆节放假,好多家在省内的同学都回家了,而我在这两千公里外的城市里对刚离开不到一个月的家却不太思念,可是七天的长假还是得找时间打发。早就想去拜访一下我们学校号称某某最大的图书馆了,于是在长假开始的第一天我便来到学校的图书馆中的阅览室里溜达,看完文学看社科,看完社科就想着去然科学阅览室去转转,因为和我们专业有关的书大都在科阅览室中,走走停停,随手翻阅着书架上的专业资料,看不懂就往前走换个书架,不知不觉抬头一看眼前已经剩了不到四五排书架,而我也打算回去了,正准备转身,那个熟悉的身影有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她也在书架的对面,不过只是一闪便不见了踪影,当时我的心跳突然以不同与以往的频率在快速地跳动,不知道是因为她出现了还是因为她不见了。

在我熟悉她的日子里,我并主动没有与她说过话,这与我本身有关,我不知道如何迈出第一步,在只有兄弟没有姐妹的家族中长大的我好像天生缺乏与异性沟通的基因,并且在我生长的西北这片土地里平时的生活我们好像很少有情感上的交流,不知道是生活的琐事已经够多还是大家都刻意避免。就这样我只是时时留意着和她有关的消息,我也一直在等待在何时能够突破己这一关,可是等待只会带来遗憾。不久之后在寝室晚上的闲谈之中便得知了另一消息,我们班的另一个同学非常喜欢她并且已经对她展开追求,并且这个同学和我的关系还不错,这一个话题在百无聊赖的大一生活中迅速便成了大家的饭后闲谈,而那个同学也没有像我这样不善交际,很快大家都在碰到他的时候调侃他,询问关系发展的近况,他也不反驳也不回应,这在我看来就好像他已经宣誓了对她的主权,而大家也都十分绅士好像已经默许了他与她之间的关系。对于这种情况我也不知道作出何种回应,毕竟我也从来未对他人提及过我对她的好感,这也更加让我无法迈出那一步,而我也只能在大家的闲谈中关心着事情的发展。

事情的发展状况好像就停留在了这一个版本,他始终在契而不舍,她的态度我也无法获知,而我也装作和大家一样做了一个旁观者的演员。只是我好像变得对她更加在意,期待着每一次和她见面的机会,我还记得她那个时候总是背着一个橘黄色的大书包在下课之后去图书馆学习,而我每次去图书馆的时候都要在每个阅览室的门口存书包的地方看一看有没有她的书包,每一次都打着学习的幌子只是为了有能和她偶遇的机会,每一次在上课的时候都计算着与她的距离,每一次和她的对视都害怕她看透我也害怕她看不透我,甚至我去过她所在的城市,在夜晚的霓虹中留连忘返,想象她在这座城市生活的样子。在校园徘徊的时候我都告诉我己如果转过这个路口能遇到她的话一定要对她表白,可是每一次都是与陌生人擦肩而过。

在那段日子里我开始变得有点多愁善感,喜欢听音乐,喜欢在下雨天出去散步,喜欢在火车站等待的感觉,喜欢写一些文字,喜欢任何能够让我独想她的状态。曾经有个同学问我你为什么不在大学谈场恋爱呢,你是不是太害羞了,我说我是有些害羞,可能我还没有遇上能让我战胜己内心的那个人吧,我还对他讲我这才由,毕竟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由故,二者皆可抛,而我抛不下的其实是我心里的那份怯懦。

现在时间已经过去了六年,她去了北京追逐她的梦想,而她的近况也不曾获悉。渐渐我的生活也和周围人一样,现在每当我站在地铁的站台边,看着来来往往的人流,那一张张陌生的脸,我时常在想她们又是让谁魂牵梦绕的谁呢。

人潮中似乎又出现了你的身影,转瞬间却又消失。时间想让我把你遗忘,而我却在等待回响!

更多>>精品推举
更多>>最新图片新闻